漱光

兴趣使然的咸鱼,画画写字随缘【没脸说
HxH/APH/V+/虫师/刀剑乱舞
其实更喜欢画原创

【6.2露普日】乌鸦与写字台

#露视觉#
#雪兔#
#微量初恋组#

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我被面前这个少年人这么告知了,但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抬眼过去,目光越过少年纤弱的身躯打量着四周。这里…我真的来过吗?
月亮碎成几块挂在正上方,清冷的光辉泻在四周略显诡异的枯木上,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里虽然现在寂静无声但似乎马上就要闹腾开一般。树木伸出干枯的爪子探向小路,配合着树干上皲裂的木纹和黑黝的树洞,它们仿佛在笑。
我觉得有些好笑,我怎么可能来过这个地方呢?那路边染着鲜血的向日葵,我要是来过,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收回目光,我才发现面前少年头上毛茸茸的猫耳一动一动,耳边悬挂的铃铛也发出细微的声响。真有趣,猫耳什么的。
我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样的画面,丝毫不感到惊奇。
直到那个少年抬着湛蓝的眸子看向我,我注意到他柔软的金色短发和耳边鬓角,和德/国有点像呢,只不过面孔比他柔软了几分。

我不想吓到他,拉下遮住下颌的围巾给了他一个微笑。

我真的不记得来过这里,我轻声说着,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呢。

少年人不理我的后半句话,他仰着面孔对我说,有人想见你。

咦?这里会有人想见我吗?我头一次感到惊讶并有些期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些期待。

少年讲完了他的话,就化作烟雾飘散开来消失了,蓝色眼眸消散开的瞬间我突然觉得有些悲伤。

月亮的光变得稍微热烈了些,照的我有些发虚,于是我重新拉上了围巾。

有人来了,从烟雾里出来的瞬间我看到一顶破旧的军帽,上面还有闪着反光的徽章。我有些疑惑,军人?

“kesesese你过得还好吗?!”那人抬起帽檐露出了个滑稽的笑脸,银色短发和月光很搭。

“你是谁?”我率先提出了疑问。

他似乎不意外我会这么问,但眉间的八字还是显示出有些失望。他耸耸肩,迈着夸张的步伐朝我走来,我后退一步避开他想要揽上来的胳膊。
他有些尴尬,胳膊就那么悬在空中停了几秒才拘束的放下。

“呃…看来没那么容易让你放下戒备?”他自嘲的笑了笑,食指顶了顶帽子想避开这尴尬场面。

“所以,你是谁?”我感觉他没有恶意,甚至对他还有些好感。他的红眸真好看。

他局促的剁了剁脚,似乎是在挣扎着要不要说,我就这么看着他焦急,我一点都不急,见他这样还挺有趣。

好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他正经了起来,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你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
“哈?”
“就是你知道吗?”语气里有些期待。
“我…不知道…”
“啊…这样啊…”声音低沉了下去。

我也想知道答案于是反问了他。
“那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
“…因为…因为,没有什么因为啦!就是像!”
语气突然轻快了起来,他的面孔变得柔软起来,我有些心疼他明明那么失望却还是摆出这样的傻瓜笑容。
“那我就当这个是答案咯?”我想安慰他。
果然听了这话,他的脸上终于带了一丝血色,红瞳里也闪着点兴奋。

“嗯就是这个答案,现在你可不能忘记了!”他兴奋的抓着脑袋笑了,说罢还补了句,“下次来的时候可不能再忘了哦!”

下次…我还会再来吗?
我把疑问藏在了心里只是对他点头说好。

眼前突然就模糊了起来,周围张牙舞爪的枯木变得更加扭曲,碎掉的月亮似是加了水纹一般波光荡漾起来。他的脸也成了小丑面容,只有那一双红瞳分外令人醒目,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但无济于事。手在黑夜里捞了个空,我就沉入黑暗中…


这是我原来做的一个梦,我永远的记住了那个问题的答案和他的面容,但却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地方。醒来之后我问了和那个少年面容相似的德/国,他也说没有印象,意/大/利在一旁也听到了这些,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抓着衣角略显伤感。
我想我大概永远的失去了那个地方,特此记下,留作永远。

bot:6.2露普日的玻璃渣请不要大意地来食用?个人觉得不虐
借用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梗,其实很明显但还是说说,露西亚是第二次来到那个地方的爱丽丝一样的存在,普爷是疯帽子,神罗是柴郡猫。露西亚第一次去那里是在苏解日。

谢谢收看,祝食用鱼块( ̄▽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