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光

兴趣使然的咸鱼,画画写字随缘【没脸说
HxH/APH/V+/虫师/刀剑乱舞
其实更喜欢画原创

晚安电台【系列短篇】


#本田菊视觉#
#dover#
#极东亲情向#
#微量雪肌姐妹#

part six


听冬妮娅小姐播报的早安新闻里说,昨晚码头出事了。一艘客轮在西海岸触礁,船员死伤过半,乘客也伤亡惨重,更有不少人被海浪卷走不知所踪。
希望上天保佑他们平安无事…虽是这么默默祈祷了但也深知这样根本无用,在下人微力薄,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帮忙。

早间新闻早已结束,冬妮娅小姐正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我向她打了招呼便打算找其他夜岗主播商量一下今夜晚安电台的准备事项。
但似乎除我之外,其他夜岗主播都没来…

稍稍有些气愤了…

就算是礼拜日,工作也是重中之重,更何况是发生了这么大事件的时候。

就在我沉着一张脸默默生气的时候,前来接姐姐回家的娜塔莎小姐冷着声对我提醒,伊万已经去了灯塔那边,大概是采访。

我有些惊诧,对着她点头道谢。她却是对我鞠了一躬。上次姐姐的事还未向您好好道谢,她郑重的讲道,大概因为略微紧张她的面色很冷,但说出的话却是热的。

在下才是惭愧,未能及时击退歹徒。谦虚了一句我接受了她的感谢之词,冬妮娅小姐也恰巧收拾完文件和我道别后才牵着妹妹离开电台。
娜塔莎似乎不太喜欢姐姐这么牵着她,老是想松开手,却挨不过姐姐的笑又老实地抓着她的手,只不过有些僵硬。

收回羡慕的目光,我也该去码头那边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了。
天气倒是晴得爽快,码头里惨淡一片,警备员搭着戒备线保护着事故现场,急救人员进进出出忙着运输伤患药品。虽然情况危急但秩序有然,我稍稍安下心来,对这次的救援指挥官海德薇莉小姐又增一分敬意。

出示了证件后警备员放我入内,可即便如此我也只能在旁跟着记录并不能上前询问以免打扰救助。

跟着带我入内的警卫的脚步,我逐渐知晓了这次的伤亡数字,具不完全统计,确认死亡的人数有三十七名,其中船员十三人,乘客二十四人。失踪人数总计二十四人,其中船员七人,乘客十七人。

老天保佑失踪者平安无事吧…再次默默祈祷,我记录下现场惨状留作新闻备案。转身抬头的一瞬,一群熟悉的身影撞入视野。

那是一个戏剧团——他们带有明显东方人的面孔,皮肤微黄,腰身修长。
听力仿佛被夺走了一般我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脑内单单循环着一个念头——他来了!!

可是他又在哪!

万一……他……不!不可能有这个万一!绝不能有这个万一!

魔怔了心神一样的向前迈步,过去的事忽的在脑中炸开——

他对我说过不要冒险,做力所能及之事……
他笑着拍了我的肩背,说我身板怎么这么小……
他病倒瘫靠在床上看着我不听劝告手执武士刀一步一步走出家门…
他…痛哭大骂…我羞愧不自当离家出走…

不…你不能…你在哪儿…求你别应中那个万一…!
我莽撞地朝向戏班方向跑去…

“本田!”一声怒喝斩断了脑中杂想,我顿住脚步尽量冷静回头。一身警服的海德薇莉小姐正怒冲冲的朝我走来。
出于礼貌我还是强忍心中急迫向她打了招呼。
“你这么猴急的赶过去不怕吓着他们?”海德薇莉小姐语重心长地解释着,“本田,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失态成这番模样,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最合理的做法是让他们好好治疗。别说这点你都做不到?”

我勉强露了个微笑表示理解,海德薇莉小姐却是皱眉话还未说出口,身后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别笑了,你这笑得比哭还难看…”

是弗朗西斯先生。
“你也笑得好看不到哪儿去。”海德薇莉小姐揶揄道,弗朗西斯先生此时也是一身忙乱,大概也是在救援人员中寻找着谁,他的目光有些乱,身上的衬衫也被汗水浸湿。他的右手握着一个手机,红酒玫瑰挂坠还在。

“好了,你们这些媒体人就好好做个媒体人,别干扰救援治疗就行!”海德薇莉小姐面色一肃厉声教训道。

我拉着弗朗西斯先生道了个歉,海德薇莉小姐才放过我们转去指挥,一眨眼这边只剩下我和弗朗西斯先生两人,就连伤患也被转移到别处治疗。

我平静下来,就算那是东方戏剧团也不一定是他,他不会来这儿的…自我安慰得稍稍安心下来,抬眼不小心瞟到弗朗西斯先生的神情,他依旧眉头紧锁。

“弗朗西斯先生?”我想试着问问他的状况,他却马上一句没事抢答。

怎么看都是有事的样子…不过他不说我也不能勉强…

果然弗朗西斯先生和我讲没几句马上就寻了个理由告离,我也不阻拦只让他小心。

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日子…我隐隐有这个预感。

bot:我…卡…死…了…
考试和身体都不好的日子里码文也卡得缺砖少块,心塞满满。还请多多指教。

感谢收听晚安电台,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