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光

兴趣使然的咸鱼,画画写字随缘【没脸说
HxH/APH/V+/虫师/刀剑乱舞
其实更喜欢画原创

晚安电台【系列短篇】

#Dover#
#弗朗西斯#
#微量亲子分#
#有ooc致歉#

part two



“喂你这家伙突然就把哥哥我给卖了,真不够义气…”弗朗西斯站在广播大楼的十楼阳台上和谁打着电话。夜色浓重,暴雨倾盆,城市的灯光仍然斑斓,十楼的风景挺不错,还可以望见远处的码头海岸。

这个城市还活着,弗朗西斯这么想着。

电话那头的人没说几句就挂了,雨声淅沥
,空气被漱洗一番格外清新。

随意收了手机正准备放回口袋却不料一个手滑,自由落体运动毫无阻碍的发生了。暗叫一声不好,紧张探头出去确定没砸到人后,弗朗西斯一脸肉痛。

我的老古董功能机啊……



“今夜的来电接听时间到此结束,插播广告后,音乐时间不见不散。”本田菊温柔的声音在大楼内扩散开来。
弗朗西斯顺了一下刘海,从容不迫的走向演播室。
出电梯的时候,他与搂着罗维诺的安东尼奥擦身而过,安东尼奥毫不吝惜的给了他一个笑容。虽不满被西/班/牙人称作大嘴瓢子,他还是挥了挥手表示祝他幸运。
顺带着瞥了眼面色更加发红的罗维诺,摇头微笑着准备工作。

“Bonsoir~大家有没有想念哥哥呢?今夜的音乐盛宴马上开始,请大家尽情欣赏吧~”低沉磁性的男声尽显温柔,弗朗西斯舒展眉头,面色柔和了下来。
可惜了这样的神情不能被观众看到,坐在他身旁的本田菊暗自想着,弗朗先生的温柔是由内自外的呢。

弗朗西斯一首一首的播放着网络来客点播的乐曲,偶尔还会调侃一发歌词或是讲讲曲子背后的小故事。整个主持过程行云流水,毫无累赘。

音乐时间临近尾声,此时已是夜晚十二点。例行的结束音乐响起,演播室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准备收拾文案准备离场,唯有弗朗西斯关掉话筒跟着广播打起了拍子,手指有意无意的点着桌面,口中哼唱着曲调。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can see a love restrained .
But darling when I hold you , don't you know I feel the same .

这首名为November Rain 的曲子已经在晚安电台充当了三年的结束曲,刚好是自从弗朗西斯担任音乐时间的主播开始,刚开始台里有些人还有点不满,但随着弗朗西斯工作能力的展现,那些闲话也淡了下来。

人也不过是敬畏着强者而已,察觉到这一变化的弗朗西斯嘲讽道。本田菊也只是安静笑着没做反驳。

可是就算放这首歌又怎样,走掉的人也不会回来。或许他还会在远方嘲笑自己念念不忘断不干净不像个男人呢。

临近一点时,弗朗西斯出了广播大楼的门才想起自己惨死的手机,撇了嘴也不想管它,只当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罢了。

刚准备踏入雨幕,本田菊细心的递过伞。面对他似乎什么都知道的眼睛,弗朗西斯道了谢便离开了。什么也没多说。






“不接电话么…”隔着海岸,将将出发的海船上,金发男子失落的按下返回键,神色有一瞬的怔愣。

或许他过的很好吧,我不该再来寻他。

海船在雨中飘摇着前进。



bot:没错就是这么狗血ˊ_>ˋ这个时候打另外某个tag似乎有些早,于是就这样吧。一评顶十赞,求意见qwq
这篇系列文的结构大概就这么定下来,每次一发小短篇,每个小短篇之间或多或少有联系。隐藏部分、伏笔略多,伏笔可能长可能短。说到底就是日常里埋主线ˊ_>ˋ大概
顺便安利这首歌November Rain,慢热的一首歌,但是非常有韵味。


感谢收听晚安电台,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