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光

兴趣使然的咸鱼,画画写字随缘【没脸说
HxH/APH/V+/虫师/刀剑乱舞
其实更喜欢画原创

这么近,那么远

#初恋组#
#梦境#
#史向#
#神罗中心#

Part one

“呐…这个花环给你…”生平第一次给女孩子送花的我紧张得满手都是汗,也第一次知道了想笑给她看却弯不起嘴角的感觉。

她似乎很喜欢,嗯,喜欢就好!啊她喜欢我送的花环呢!抱着枕头打滚的我头一次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一直以来只要不在她面前便能好好讲出那些话语的,呐…意/大/利…我、我喜欢你啊!
红着脸对着镜子练习,抬头便看到自己烧红的脸。安慰着自己明天一定能顺利说出口,但第二天依旧被她软糯的声音打断,她问我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脸这么红。

声音便突然就哽在喉咙里。
但是她为我担心的样子真可爱,可我既舍不得让她焦急却又想她为我担心…真奇怪,脸更红了,看她也越发可爱起来。
那圆圆的脸,好想掐一把……但她肯定会痛的吧,还是不掐了…

她又被奥/地/利先生罚做扫除了…好想帮她打扫,可奥/地/利先生会生气的吧…怎么办……啊!悄悄帮她打水就好了,趁她不注意就行啦,反正她迷糊肯定不会发现的!
…啧…水桶好重…唔…终于搬过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床上多了一支药膏,那家伙发现了吗!啊——摔的那跤居然被看到了!啊啊啊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把脸埋进枕头里的我头一次感到这么羞愤,就像被窥视到内心一样。

我要被带走了…可我还没敢说出那句!饱含遗憾的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口…等待我的是什么…
啊…这样啊……没关系,即使你不和我一起走,我也依旧、依旧喜欢你。
不如说,你不需要踏上和我一样辛苦的道路,你只要等着我凯旋就好。
瞥着眉头勉强对她笑了,等我回来。

那家伙似乎长大了不少,嗯看来生活得挺好的样子。安心下来,不舍地再看她一眼,即使是这样偷偷摸摸地看她一眼,我也觉得满足了呢!即使无法直接牵手拥抱…无法亲吻…啊我在想什么啊,亲吻什么的!
脑袋发热的我从建筑阴影中逃开来,现在不是见面的时候。
相信我,我们会再次见面的,一定会!










啊…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呢……
苦笑着看着面前拿着剑的她,英姿飒爽不似当年柔弱模样,嗯…你长高了呢,真好,还能再见你一面……
不过是最后一面了…
她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不舍,仅此而已,但也足够了。
记忆像走马灯一样闪现在眼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自己不敢怀疑这只是回放。
利剑穿透了我本就日渐衰弱的胸膛,没有鲜血。
我们明明离的这么近,却隔得那么远。
呐…意/大/利,我从公元九百年就喜欢你了呀…
消失前的最后一眼,是她扔下了佩剑向我奔来,但我却来不及感受到她的体温便消失殆尽。
再见。




b.考虑写费里切视觉,过段日子吧……初恋组的糖太少了于是自产【什么你居然说这是糖?!bu
希望大家喜欢w

评论

热度(6)